首页 > 国内新闻

乡村振兴,顺应亿万农民新期待

文章作者:来源:www.grosnike.com时间:2020-01-15



农业在世界上是稳定的。农业和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问题。解决“三农”问题必须始终是全党的当务之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符合新时期亿万农民的新期待,体现了新时期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要求,体现了我们党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农村振兴战略已经载入党章,成为新时期全党的共同意志和行动。

2017年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以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指导,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统筹实施农村振兴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深刻阐述了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提出了明确要求,并向全党全国发出了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总动员令。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军在接受本报独家采访时表示:“本次会议形成了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顶层设计,重点是确定方向、思路、目标、任务和要求。它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是做好新时期“三农”工作的总体出发点,新的旗帜“

”三农工作是以实施农村振兴战略为指导,促进农业整体升级的, 推进农村全面进步,实现农民全面发展”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做好“三农”工作的总体出发点。

“总夹持器”指所有工作的总支持。这一战略方向意味着,今后关于"农业、农村和农民"的工作将以实施农村振兴战略为指导。韩军说,“实施农村振兴战略不仅需要提高农业发展质量,促进农业整体升级,还需要促进农村整体进步,实现农民全面发展,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

从内涵上看,农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不仅注重农村经济建设,而且还促进农村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做好“三农”工作,推进农村整体振兴。

韩军说,为了做好“三农”新时期的工作,我们应该高举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新旗帜。他说,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是对党的“三农”工作一系列方针政策的继承和发展。它不仅系统总结了党的农业现代化、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城乡一体化发展等“三农”工作的创新成果和经验,而且根据新的时代形势对“三农”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按照繁荣工业、生态宜居、文明农村环境、有效治理、富裕生活的总体要求,实现农业和农村的现代化。韩军指出:“与2005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的20个字相比,这五句话和20个字内涵不同,要求更高,基础条件更好。“

繁荣工业是振兴农村的中心任务。韩军说,为了振兴农村,必须使农村充满活力。活力来自繁荣的工业,所以村庄应该呈现一个新的景象

治理有效,实现自治、法治和德治的有机结合,创新农村治理机制。韩军认为,农村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要注重现代治理理念、方法与传统治理资源的结合,消化与自治的冲突,解决与法治、德治的纠纷,使农民安居乐业,农村和谐稳定。

生活得好,目标是大大缩小城乡生活水平和基本公共服务之间的差距。韩军说,我们应该坚持富民的原则,把富民放在首位。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拓宽农民增收渠道,提高农民生活水平,改善农村公共服务。

实现村庄的复兴,重新发现和发现村庄的价值。

短板是潜力,缺口是机遇。修补短板、缩小差距的过程就是挖掘“三农”潜力和持久力的过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对更好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与发展不平衡和不足之间的矛盾。

韩军说:“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在“三农”问题上尤为突出。要实现村庄的复兴,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和发现村庄的价值。”党的十八大以来,农业和农村发展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和变化。农业基础地位进一步巩固,农业发展质量稳步提高。城乡一体化进程加快,农村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强农惠农政策不断加强,农民的成就感显着提高。这是“三农”发展的黄金时期。这表明,五年来,“三农”工作有正确的政策和思路,农民全心全意地支持和支持

喜人的成就背后仍隐藏着隐忧,农业和农村发展面临许多突出问题。韩军介绍说,粗放的农业生产方式没有根本改变,分阶段供过于求和供不足并存。目前,农村基础设施仍存在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公共服务水平有待提高,城乡差距仍然很大,农民继续稳定增收的后劲仍然不足。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最艰巨、最艰巨的任务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在农村,最大的潜力和耐力在农村。韩军说:“短板是潜力,缺口是机遇。修补短板、缩小差距的过程也是挖掘“三农”潜力和持久力、把握发展机遇的过程。

村庄的发展面临着重要的机遇。当今,城市居民对农业和农村的需求日益多样化、先进化和个性化。巨大的市场需求将推动生态农业、有机农业、定制农业、创意农业、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和乡村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和新模式的出现。

农村发展的基本条件正在改善。交通网络不断改善,农村交通便利程度显着提高。互联网和通信技术的迅速普及大大缩短了城乡之间的距离。物流配送系统将进一步完善,使农村更方便地与市场接轨。

乡村的吸引力越来越大。“燕归巢”现象日益增多,越来越多的人对农村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各类返回农村的企业家越来越多。

农村正在成为拉动内需的新动力源。目前,农村有5.8亿人口。

韩军说:“重塑城乡关系是一个全新的提法。通过统筹城乡发展,建立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体制机制,最终实现城乡发展一体化。重塑城乡关系,必须妥善处理好实施农村振兴战略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关系。不是城市化水平提高了,而是农民进城后“三农”问题得到了解决。无论现代化如何发展,所有农民都不可能进城。如何处理城乡关系一直是个问题。在城市化进程中,一端不应该是唯一的,另一端也不应该被忽视。只有重城轻乡,才会导致农村的衰落,最终延缓现代化进程。”

“农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不是关起门来发展农业农村。我们不能在“农业”的基础上谈论“农业”。我们必须坚持以工补农、以城带乡、工农互促、城乡互补的原则,实现城乡共同繁荣。这就是重建城乡关系的意义。”韩军说。

建立和完善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关键是解决资金、土地等因素的供给。长期以来,各种因素从农村向城市单向流动,造成农村严重的“失血”。不解决这个问题,就很难实现振兴农村的目标。

韩军说,农村复兴的标志之一是,在绿色农业发展的基础上,农村工业正在多样化,农村经济正在多样化,农村就业和创业机会正在增加。第二,农村基础设施日益完善,生态环境明显改善,城乡生活水平差距明显缩小。第三,农村的功能价值日益凸显,吸引力显着增强,人口从农村向城市单向流动得到缓解。"振兴农村的关键在于受欢迎程度."总的来说,我国仍处于人口从乡村向城镇集中的阶段。然而,与此同时,人口外流趋势也在放缓,各种“新返乡”现象日益增多。韩军提出:“农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是为了防止人口的过度流失,处理好外出、留在和带回的关系,保持农村工业和环境中的人,并使农村机会具有吸引力。为了振兴农村,我们不仅要留住绿水青山,还要留住有才华的年轻人。”

要解决人民的问题,我们必须有一套合理的制度安排。我们不仅要让那些想在农村城市谋生的人在城镇生活和工作。城市里想为振兴农村捐款的人应该在农村有一席之地,并取得一些成就。希望为家乡做出贡献的各界人士也应该能够找到参与农村振兴的渠道和平台。

要解决土地问题,就要解决农村建设用地不能单独使用的困境,振兴农村闲置土地资源。

要解决资金问题,就要拓宽投融资渠道,建立健全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金融投资保障体系,使公共财政更倾向于“三农”。完善适合农业和农村特点的农村金融体系,加强金融服务方式创新,提升农村振兴金融服务能力和水平。完善耕地占用与补偿平衡的管理方法,将更多的土地增值收益用于扶贫和农村振兴。

用力p

继续推进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韩军说,当前农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了变化。总量不足的矛盾已经转化为结构性矛盾。最突出的矛盾是农业发展质量不高。必须改变把资源用于环境和过分追求增产的发展模式。必须深化农产品购销体制和价格形成机制改革,促进从增产导向向提高质量导向的转变。“接力棒不仅应注重增加生产,还应突出增加绿色和高质量农产品的供应。要实现这一目标,市场必须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农民必须跟随市场。”

国家粮食安全必须得到保证,饭碗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巩固粮食生产能力基础,确保口粮绝对安全,确保粮食基本自给。韩军说:“目前,粮食品种确实太多,库存压力太高。然而,不可能总是有更多的谷物。越来越多的谷物和越来越少的谷物之间的转换非常快。在粮食问题上,我们必须有长远的眼光,战略方向不能含糊不清。农民种植粮食的热情必须得到保护。支持粮食生产的政策不能削弱。花的钱必须花掉,否则基金会就会动摇。”

为了确保粮食安全,关键是在地下和技术上储存粮食。通过大规模建设高标准农田,将提高种子产业发展水平,进一步推进农业机械化,科技创新的“翅膀”将插入农业。

党是搞好农村工作,实现农村复兴的关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要在党委统一领导、政府负责、党委农村工作部门全面协调的情况下,完善农村工作领导体制。

建立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领导责任制,实行中央协调、省负总责、市县落实的工作机制。党和政府的最高领导人是第一责任人,五级秘书应该把重点放在农村的振兴上。韩军说,以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为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第一责任人,落实了这一要求,农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将有强有力的组织领导保障。

韩军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三农”工作,高度重视农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切实把农村振兴作为新时期“三农”工作的总体出发点,为全党、全国和各级党委、政府树立了榜样。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必须强化责任,认识一致,步伐一致,真正实现农业和农村优先发展。”